Suaviter—in—modo,fortiter—in—re

此后山高路远,大家有缘再见。

他/她的好坏

我有时候很喜欢变态,但仅仅限于小说,戏剧,影视等等,我喜欢他/她们身上竭斯底里的疯狂,不计后果的欲望,喜欢那种极度分裂的人格,和毁天灭地带来的快乐。
对我来说就是致命的诱惑啊。
因为是假的啊,虚幻的啊,好啊,坏啊,都是打印出来的啊。我沉醉在那些个空洞的世界中,不断地被填满,直到幸福感溢出。
如果死了我替别人拍手叫好,若是活着我惋惜逝去的生命。只是他/她们死了也好,活着也罢。真的和我没有任何关系啊。

想要一个不会有任何纷争的地方。你开心你的,我开心我的,沉浸在自己的小幸福里。
互不相干,也互不打扰。

看到我喜欢的cp发糖比什么都开心

我可以单身,但我cp一定要结婚。(幸福)

我想

在中年的时候,去一个小山村,有一块自己的田,但是不种谷子,改养花,用篱笆围起来,种上长梗的百合,栀子也行。然后在它们开花的时候,我就坐在干涸的稻田边上,用草帽遮住脸,在暗渠出口的那棵很大的板栗树下睡觉。山坡上满是青绿的水稻,独我安眠处一片雪白。

在老年的时候,就种不起花啦,所以我想在边城开一个小杂货铺,什么零零碎碎的东西都有。像什么米油盐酱醋,新鲜瓜果蔬,只要是你缺的,我这里总有给你补上的。我在一片青墙黑瓦里,好好看那一轮月亮,坐在门口的太师椅上纳凉。

如果你能飞跃那一片火光。

爱与恨并无不同,于我而言都是一种感情到了极点。或许你说爱情使人愉悦,恨意则会带来不快,但是爱情有时也是痛苦的,恨意却能让你悲哀地活下去。
我依旧向往一切真挚的感情。一切。

纸短情长


我把还没见到你时想说的话,一句句用心记下,在脑海中认真修改千百遍,我希望我能说尽对你的思念。
我把终于得见你时想说的话,一句句全全吞下,在咽喉处揉碎倒流回眼眶,我希望我能忍住泪水,以及再度离别后的时光。

痛苦,喘息,狂潮,骨鸟 。
折翼多好。

别人拼命奔跑,为了留在原地。
我拼命早睡,为了不要失眠。错过了那个点,闭眼一小时意识都清晰的不得了,但再过一小时就能睡了。

这两者没有可比性,放在一起说是因为我现在睡不着。

© 泡沫海洋汁 | Powered by LOFTER